日本游之二十五

/ 0评 / 1

十四、中日故事,没有终结

日本旅游结束了,我抱着感受的态度得出了自己的“日本初步印象”。

1、超常的危机意识,未雨绸缪;经济快速发展背后的冲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狭小的空间和高度的生存危机,这是认识日本、日本人、日本文化最根本的东西。千百年来,这个民族一直为生存问题而困扰:日本列岛狭窄的空间,匮乏的资源,稠密的人口,加上地震、火山、台风、海啸等自然灾害频频袭击,使这个民族时时处在生存危机中。正是这种超常的危机意识,使日本未雨绸缪,在近代严峻的国际生存竞争中占据先机,先是战胜大清帝国,割取朝鲜和中国台湾,尔后击败北极熊,将俄国势力逐出中国东北,然后将整个中国东北变成日本的属国,短短几十年里将领土扩大一倍以上。

京都历史街区1

当然,由于过于贪婪,见好不收,太平洋战争结束后,日本将过去吞进去的东西不得不再吐出来,日本重新缩回东瀛列岛,这是后话。

日本东瀛列岛孤悬大海,地理环境孤立,经过千百年与外界隔离,日本成为一个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单一的民族,正是这种孤立,使日本人产生了强烈的、异乎寻常的民族自我认同感和一体感,使他们在思维、行动方式上高度一致。日本国民的国家意识,他们的一致性,即使今天,仍叫人生畏。

京都历史街区2

但日本人的精神结构里,缺少一种超越的价值观,这与佛教的“普度众生”和基督教的“原罪拯救”的基本教义,有着本质上的差异。日本的民族宗教——神道,不具备佛教、基督教的普世性。只有两个压倒一切的特点——爱国心和忠义。日本人的爱国变得单纯、实际、容易操作。完全没有种族之间的纠纷,看一看当今世界上多少国家和地区被种族纠纷搞得焦头烂额,牺牲了多少生命,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还把仇恨遗留给下一代,就可以知道这一点。在人类诸多的冲突纠纷中,非理性的种族冲突是最令人绝望的一种,人类至今也没能找出解决问题的良策。日本能够免去这样的麻烦,真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民族。

日本在战后有过一段高速发展的都市化时期,这段时期大约是从1950年到1985年。在这35年的时间里,日本从一片废墟逐渐走上了平稳发展的道路。到1985年以后,日本社会变得颇为稳定,社会各项秩序渐渐走入正轨。

京都历史街区3

日本经济腾飞的奇迹,和今天中国在做的事情很相似。奇迹背后,日本社会同样经历了激烈的冲突。这就是,社会的高速发展使传统的保障与监督机制不时面临失控的危险。弱势群体的权益不能得到保障,在难以适应之下,人们的心态变得异常激烈和敏感。同时,社会的高速发展又提供了种种可能获得暴利的不良渠道,时刻冲击着每一个群体的道德底线。

这是人类发展的一个瓶颈,在社会高速发展的背景下,怎样克服超乎寻常的恐惧、贪婪、浮躁、偏激,恐怕是一个社会能否顺利通过这一考验的关键。所以,对人类自身的保护似乎应该超过对GDP的关心,因为这关系着一个社会是否存在崩溃的危险。

中国的GDP已经在2012年超过日本,但发展仍在持续,矛盾不时激化。同为东方国家,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常常可以在日本的发展历程中找到痕迹。看懂了日本的大发展时代,也就读懂了我们自己的时代。同时,他们依靠时间和法制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对我们也不无启发。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