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二十四

/ 0评 / 2

十三、从静冈机场登机返家,一路看,一路想

早餐后,出发到静冈机场,准备登机返家了。

日本民居1

沿途所看到民居的日式建筑都以简洁朴实小巧取胜,几乎见不到豪华的占地面积大而无当的大别墅,但屋外及周边的环境总是干干净净。

日本民居2

与欧美东南亚国家不同,日本所有的宾馆、餐厅、机场均没有给小费的习惯。自来水都是直饮水。

路上很少看到欧美豪华汽车、大排量越野车,受宠的往往是小排量微型车及环保动力车。日本人已不将汽车等当作判断人是否事业成功的标志,汽车只是代步工具,首要考虑的是安全节能环保,丰田、三菱的大排量越野车则主要面向中国市场。

在见识了我国各大城市和巴黎堵车的景色后,会惊异于日本的不堵车,即使在繁华的银座大街也没有见到过堵车,据说,东京的人口接近北京的2倍,面积为八分之一个北京,而机动车数量更是北京的1.6倍,东京为什么不堵车?在于他们的前瞻性规划,不停改善街道布局,不断建造新型高效的停车设备,民众更热爱选择小型车,车辆规范运营……所以东京不堵车被称为“东京奇迹”。

还有,日本高速公路收费很贵,除非节假日带着一家老小出门游玩,一般日本人出行都乘坐地铁交通工具。但同时,高速服务站建设得非常舒适,政府想要在高速上开车的人在休息站可以充分的得到休息,减少道路交通事故。

与我们在美国旅游时,见到那么多肥胖的男女相反,日本是世界上肥胖率最低的发达国家。日本人“瘦且长寿”的原因,归结为他们“稻米加鱼类”的日常饮食构成,“和食”定义,一般是指生鱼片或烤鱼、煮鱼,再加上冷豆腐、煮菜这样的模式;他们偏爱以很小的碗碟做容器,食物的分量都很少。虽然我不习惯于日本的饮食口味,但传统日本料理注重食材新鲜,原味,装盘的整洁、美观,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而且,我们经常能在杂志上各种文艺类公众号文章里看到日本料理各式各样的封神之人,不管是寿司之神,还是天妇罗大师,都体现了日本料理的仪式感和文化意味。日本厨师也非常乐于一生钻研一样东西,做料理就是他们一生的追求。而在中国虽然古话说“名以食为天”,但是食终究也只是食物,不够高端。孟子早就说了:“君子远庖厨。”中国厨师多了去了,谁见过哪一位厨师被封为神?

托运行李、安检一系列手续后,进入候机大厅。

这个机场很小,候机厅内有一个购物中心,团队中热衷于购物的年轻伙伴们又开始持续“买,买,买”了,特别是那些在银座商店没有抢到“Tokyo Banana”的人们,在这个地方发现了这种东京特产,还有以前没有买到的北海道特产“白色恋人”也一并收入囊中。

日本作为高度均质化的中流社会,招摇的“炫富”让人难以容忍,在东京“秋叶原”、“银座”狂购奢侈品的中国游客随处可见,他们有意无意地脱口而出的“太便宜了”让日本人瞠目结舌,但这换来的往往不是日本社会的尊重,而是发自内心的反感。日本人在20世纪80年代也曾犯过诸如此类的“暴发户式的愚蠢”。对中国而言,日本在很多方面都堪称“过来人”。狂热的“浮躁心理”早已从日本社会基本退去,理性消费的回归恰是一个国家成熟的表现。

机场小,候机厅也小,但处处都是异常的整洁,厕所尤甚。日本人很重视厕所文化。据说,他们去一个地方,不是看别的,就看你的厕所是什么样子,从厕所大概就可以推断出所到之处的本质了。

里面的厕位有两种,一种是西式的坐式马桶,配有近年来被广为传颂的自动冲水清洗装置;一种是日本传统的“合式”蹲坑,很宽敞,所有厕位都配送有入水容易融化的厕纸,并在显著位置提示,厕纸不能丢弃在旁,而是应该扔在马桶内,用水冲掉。

住宿宾馆厕所内的专用拖鞋

机场的厕所最外一间是母婴室,供哺乳的母亲和婴儿使用,我因为怕登机后气温高,特地进入此屋脱掉内穿的羊毛衫,只见屋内宽敞,一尘不染,供母亲坐着哺乳的椅子,供换尿布用的高台,灯光柔和……于细微之处见其用心。(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