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十九

/ 0评 / 0

九、参观皇宫与二重桥

仍旧乘坐JR返回千叶车站附近的酒店,这是我们在日本期间唯一住宿两晚的酒店。这一天两次乘坐日本的火车,国内的媒体上经常说,日本人在列车上是不使用手机的,大多是看纸质书籍,可是,在列车上我看到的却是几乎人人手上都有一只手机,不停的翻看,但很安静,没有高声大气,肆无忌惮打电话的。

吃怕了街上的豚骨拉面及不正宗的“中华料理”,我们在超市买好了方便面,以解决晚餐。

总所周知,方便面始于日本,1958年,第一袋方便面“鸡肉拉面”问世。1971年,日清公司首次推出杯装即食面,随后风靡了全世界。据2000年日本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方便面被认为是日本上个世纪最重要的发明,卡拉OK次之。据说在大阪专门有一个方便面发明博物馆。我们在日本吃到的方便面,调料显然比国内方便面调料的量要大,调料包内有明显的荤素配送——蔬菜及牛肉,味道却清淡许多。反正比店铺内的豚骨拉面好吃。

1、皇宫里的“现人神”,没有人权

楠正成的塑像

早餐后一路驱车往东京市区中心参观日本天皇的皇宫。旅游车把我们送到一个大平坝边沿的停车场,停车的小广场中,有一座由东京美术学校师生在1904年铸造、如真人大小的铜像——楠正成将军的塑像。他是日本著名的武将,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化身,在推翻镰仓幕府、中兴皇权中起了重要作用,1336年兵败剖腹自杀。

皇宫外苑
草坪上修剪成型的松树

公园的大坝占地不小,一条石板道,从中将其分割成两部分。一边地面种植着绿草其间遍植修剪成型的松树;另一边地面铺设的是日本寺庙常见的,制作枯山水用的灰白细石子,这里应该就是皇宫外苑。待我们走近围着栅栏的一座双拱石桥边,就看见一个粗壮的穿着蓝色制服的卫士面无表情的站立在旁,这座桥就是著名的“二重桥”,是进入皇宫围墙的大门,一条护城河把建有高高石头城墙的皇宫房屋与外界隔绝开来。里面就是日本现任天皇和皇后的住所。只有1500余名皇家侍从与少量宾客能进出此地,一年之中仅两天对公众开放,一天是新年,另一天就是12月23日,是天皇的生日叫“天长节”,此时,天皇夫妇出现在长和殿二楼,全场沸腾,“万岁”声四起。这个日本首位二战后登基的天皇,已经83岁整。

“二重桥”

如果不介绍,日本之外,很少有人会一眼认出楼上这个身材不高的小老头,就是日本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明仁天皇。但对广场上的日本人来说,他是本国的象征,这天,除了全国休假(公共假期)、股市休市以及各大神社寺庙举行“长天祭”外,没有其他特殊庆典。

粗壮的穿着蓝色制服的卫士

现今的天皇一家叫明仁,没有姓,也没有户籍。在历史上,日本人的姓氏是由社会等级高的人向下赐予。于是,“万世一系”、等级最高的天皇家族,无人能够给他们赐姓。至于户籍,二战前,天皇是“现人神”——日本神道教认为,天皇是天照大神后裔,具有神性——自然不受“人间”的户籍所限。

皇宫护城河

1946年1月1日,裕仁天皇发表皇室诏书,其后半部分否定了天皇作为“现人神”的地位,宣告天皇也是仅具有人性的普通人。可这一《人间宣言》后,关于日本皇族的法律地位,依然太过敏感,仍没人去踩这个雷区。直到1989年,才通过东京高等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指出“天皇是有日本国籍的自然人”。但迄今,天皇和皇族依然没有落户,名字和身份只是记载在归宫内厅保管的《皇统谱》中——没有户籍也就没有护照,日本皇族出国,使用的是由外务省颁发一次性旅行证件。

围墙内的皇宫

即便作为“自然人”,为保持“血脉纯净”,明仁天皇接受心脏冠动脉搭桥手术时,不得不预先抽出自己的一部分血液,以备手术输血。

天皇和皇族也没有“职业选择的自由”、“迁居的自由”、“参加选举和被选举的自由”等基本公民权,甚至连“言论自由”和“婚姻的自由”,都没有。

所以,在不少日本人看来,天皇和皇族没有“人权”。不断有人呼吁,给其家族以“人权”。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