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十六

/ 0评 / 0

八、自助游“上野公园”参观“国立西洋美术馆”,赏中目黑盛开的樱花

1、“上野公园”的樱花,阅读早春,放飞心情的日本民众

赏完“都立汐入公园”的樱花,乘上旅游车,车子沿着“偶田川”行进,当晚住宿于千叶车站附近的酒店。

晚餐自理,我们穿行于酒店附近高架桥下鳞次栉比的一家家饮食店、便利店之间,想找一家餐馆,吃一次思念中的家乡菜,最后惊喜地在大街上看到了闪烁着霓虹灯广告、号称真正“中国料理”的餐馆,进入后发现除了炒饭、拉面和煎饺,根本没有供应以烹饪中国菜肴,特别是蔬菜为主的家乡菜。最后还是选择了似乎更有家乡味的煎饺。

“胃”是人除了大脑以外保有深刻记忆的器官,出门本来为旅游,却每每因为胃的问题而痛苦奔波。

第二天旅游团队安排的是自由行一天,我们选择先去“上野公园”游览。

根据导游的指导,早餐后,步行穿过地下通道到达与酒店近在咫尺的火车站内购票,坐JR(日本铁道公司英文名称——Japan Railways的简写)的京叶线到东京,换乘山手线即可到达上野。

购买火车票时,我们不懂日文,而据说一般日本人英文水平很差,确实在试图与站内工作人员沟通时存在困难。多亏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日本女士和热心的日本警察帮忙,我们购买了车票,坐上火车,顺利到达上野,按指路牌出站,不远就到了“上野公园”。

我小时候对日本的最初认识,除了书本上对“抗日战争”的描写,就是出自语文课本上一篇鲁迅的文章《藤野先生》了。

鲁迅在《藤野先生》一文中一开头就写道: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这一段文字,我几乎能背下来。

sdr

“上野公园”,全名“上野恩赐公园”,是日本第一座公园,也是东京最大的公园,更是享誉世界的赏樱圣地。此地原属于日本皇室,由大正天皇下赐与东京市管理,给市民休憩,故名“恩赐”。园内樱花数目多达数千棵。

nfd

想着“上野公园”的樱花,我们走进了公园。公园没有大门,也不收门票,公园名字铭刻在一块大圆石头上,旁边是一株枝繁叶茂繁花似锦的桃色樱花,背景是一排排列整齐划一、写着字迹的白色纸灯笼,游客争相在此留影。

nfd

往里走,公园道路两侧,草坪四周,小山丘、水域边遍植樱树,间隔写着某个名称的红白色纸质灯笼挂在路两边的长绳上,园中多老树,多乌鸦,江户时代的庙堂与漆黑色调的馆舍,展示出日本古代和现代的多种风格。在日本城市乡间很少见到垃圾桶,但在这个公园樱花大道旁却有不少排放整齐的垃圾桶。

nfd

虽目下还不是樱花花期鼎盛之时,不少花朵还含苞待放,但樱树上已经是花团锦簇了,如粉白和粉红的云彩,美不胜收。虽不是节假日,急不可耐的日本人已经出动,在并不宽畅的路边空地、林间樱树下,随带着包甚至拉杆箱,铺上塑料布,脱鞋或盘腿坐或半躺,年轻人三五成群吃着便当,喝着饮料,甚至看见一桌中国麻将已经开战,与其说是他们是来赏樱,不若说是按捺不住一个冬季的沉静,外出阅读早春,放飞心情。

nfd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