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十三

/ 0评 / 2

五、走近富士山,游览平和公园及舍利白塔;五合目西湖根场合掌村,看古时日本居民聚居的原始风貌

2、西湖根场合掌村——日本的故乡

dav

富士山脚下、西湖根场所在地是古时日本居民聚居的地方,1966年台风毁坏前,西湖根场合掌村曾被誉为日本最漂亮的茅草屋聚落点。不过随着城市急速发展,居民逐渐迁出此区,土地荒芜,开发商萌生把昔日乡村样貌还原的意念,将23座茅屋、水车小屋等建筑重加复原。屋舍用特殊的稻草编织屋顶,全部手工完成,没用一枚钉子。屋顶呈人字型,如同兩手合握一般,于是房子被称为“合掌造”,而村庄就被叫做“合掌村”了。頂覆茅草的“合掌造”传统家屋,虽然坚固实用,但每隔三、四十年就必須更换老杇的屋顶茅草。每次有哪一家人的屋顶需要翻修,全村的人就会通力合作,同心协力一起完成。这种屋顶外形还可减少受风力,调节日照,使茅屋冬暖夏凉,更适合人居住。它们展现了日本古时农村的原始风貌,被誉为“日本的故乡”,1995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每栋建筑物中,除了有传统工艺的体验外,还有展示昔日富士河口湖町历史的资料馆,也有不同的美术展在此举行。

我们进入到一家展示日本陶艺的茅屋参观,里面似乎住着一家子人,有男士、女人和小孩,外间是展示区,光线较暗的里屋大约是他们的生活区,手工制作的陶瓷工艺品摆满了靠墙面的橱柜及四周的台面,有装饰用具、茶具、日用品……陶瓷品上的花纹、花草、人物造型大约均是手绘的,色彩鲜艳,极具日本民族风味;在另一座专门培植花木的茅屋里,从室内到室外的空地,都放着盆栽花卉植物,非常美丽;因为喜爱书法,一座展示毛笔书法的体验馆吸引了先生的注意,墙上挂满了不同汉字字体的毛笔书法作品,让人恍惚间回到了国内。

所有在这些茅屋内居住的人,对于进内参观的人士,大都熟视无睹,最多微笑的注视着,并不主动让参观人士购买产品,女人及孩子则进行着正在进行的生活活动,仿佛眼前的参观人员并不存在。在至少两座茅屋内,只有一位老年妇人,木质的地板、门窗擦拭得一尘不染,在屋内目不斜视的做着自己手上的事务,完全不在乎来此参观的一群人。她们是否长年生活于这个远离现代城市尘嚣的原始村落?她们的家人呢?她们的精神生活是怎样的?我的好奇心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据说,日本男人在退休前整天忙于工作,每天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妻子则白天做家务,早晚伺候丈夫孩子的起居饮食,照顾家里的老老小小,尊卑有序,日本的夫妻日常是分床睡的,分床睡的原因是怕影响丈夫的休息。对妻子来说,唯一的自由就是在丈夫上班、孩子上学后,可以和邻家主妇闲聊两句。而丈夫一旦退休天天在家,不少妻子已经很难适应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在身边的不自由了。为了躲避这种生活,于是在男人退休后,一些受不了的妻子就要和他说再见了。

而且,日本政府规定,夫妇离婚,养老金必须平分。一辈子都埋头工作、完全不会做家务的工薪男在退休之际,丰厚的养老金被妻子领走一半后,经常会被当成垃圾扫地出门。很多被抛弃的日本老男人,由于不会做家务,基本上没法很好地照顾自己,因此也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患病后无人照顾,或因精神空虚而主动犯罪寻求“被关注”。据报道,每年为了排遣寂寞去偷窃而被捕的日本老人有3万人之多。

此外,多数日本人也害怕一旦退休,人际交往变得贫乏以后,自己会面临“孤独死”。在日本,老年人“孤独死”的情况非常严重,日本每4个高龄男性之中,就有一个因无人在身边照顾和陪伴而“默默离开人世”,有的在尸体分解甚至化成白骨后才被人发现。

而且,“孤独死”并不局限于独居老人,在多人共同生活的家庭,“孤独死”现象也并非鲜见。

我们在日本电视剧中往往看见妻子对上班回家的丈夫毕恭毕敬、无微不至的照顾,于是就有了中国男人想娶日本妻子的说法,殊不知在日本,退休后的老年丈夫却要每天面对颐指气使的妻子,唯唯诺诺。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