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之四

/ 0评 / 1

二、印象大阪

3、体验日本传统文化——看忍者、艺伎表演

晚餐后,导游声称免费送我们一个意外的节目,带领我们去看艺秀公演。走入一个不算豪华的门脸后,就是摆放着庆贺首场演出花篮的狭小门厅,踏上扶梯进入不大的剧场。

走进这个剧场见到的日本人都穿着日本的传统服装——和服,即使不上台表演的男女也一样。当然男人的和服下摆会敞开一点,才能表演动作幅度大的厮杀动作,而女人的和服按规定应该至始至终不能走形,因此走要迈小步,坐就只好跪着坐,传统和服才会自始至终保持美丽,显得端庄。

“跪”在日语里叫作“正坐”,即在各种坐姿中最为正式的坐法。正确的日本式正坐双膝下跪,将屁股放在脚后跟上,双脚大拇指甚至脚心保持重叠。男性的双膝可以稍微分离,女性则必须并拢。日本孩子从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训练正坐,经过几年的训练,每个孩子都能乖乖地跪很久一动不动。在日本生活,跪的机会很多,有事敲开邻居的门,只在玄关不进门说话,客人站着,主人往往就跪在玄关跟你说话。要是让进了房间里,在铺着榻榻米的房间里说话肯定是要跪的。外国人很难适应这个姿势,时间长了就像是受刑,从外国人能否正确正坐可以判断他在多大程度上融入了日本文化,因此有个形象的形容融入了日本文化的外国人的词语叫作“榻榻米化”。

开场是“忍者”的表演,穿着日本古代服装的一些人物在不大的舞台上表演着似乎有简单剧情的动作,演员上场下场都从观众席中央的过道呼啸而过,没有什么布景,但有声光背景配合,大约说的是简单的惩恶扬善小故事,我感觉像是看COSPLAY(Costume Play)的动漫作品,第二个节目是“艺伎”表演,有着夸张漆白妆容的艺伎,身着类似和服,但更加复杂精致的华服,迈着小步走上舞台,表演幅度不大、程式化的动作,舞台边上有人和着简单的乐器,吟唱着我们完全听不懂的歌声,歌声温厚婉转,抑扬顿挫传递着传统的韵律。第三个节目是演员与观众的互动,主持人邀请台下的观众走上舞台,与演员共同表演,譬如让观众拿上大刀扮演武士手刃恶人,我们这批游客倒也大大方方上台配合演出。演出结束后,所有演员均谦卑的送别观众,表现了日本人的礼仪,剧场门口端坐着表演艺伎的主要演员,游客可以付费与她合影。

听说东京银座有专门的歌舞伎座表演场所,但不能把歌舞伎与艺伎的表演混为一谈,歌舞伎是日本传统的舞台表演艺术者,现在是清一色的男性,而艺伎则从事高档的服务行业,一般都为女性。人们倒是常常把歌舞伎和我国的京剧放在一起比较,两者的唱念做打各具特色,却又在一招一式、一板一眼中透出来自东方古国神秘的血缘联系。同京剧一样,歌舞伎有固定的受众,多是老人,精心穿了和服前来听戏,看到自己喜爱的名角上场就会大声呼喊他们的名字,热度绝不低于年轻人追星。再加上一些好奇心满满的老外和一些日本年轻人,欣赏着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戏剧。正如在北京的“老舍茶馆”看京剧表演的外国人。

这是整个日本行程中,我们唯一一次比较正规的观看日本的传统文化表演,确实是导游送给我们的一个大礼包。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